育兒樂園

Sep 08, 2021

今天淩晨,中國男足又輸了,我想起12年前那群日本孩子

如果不是運氣好,再多灌兩個也不例外

我是球迷。

昨晚熬夜到淩晨,國足踢日本,又輸了,0:1。

如果不是運氣好,再多灌兩個也不意外。日本的控球率一度達到了恐怖的75%!射門18次,而中國只有區區3次,射掙的次數為0。

又傷心又氣惱。一個拖家帶口的大男人,好不容易有一次看球的機會,還要憋一肚子氣,給二寶沖奶粉的手都在抖。

中國在幾乎所有的領域都在快速趕上、反超。為何足球,嚴格地說是中國男足,卻還是扶不起的阿斗?

想起兩年前我們輸給敘利亞、裡皮辭職的時候,我曾經在懂球帝上寫過一篇文章,聊了一段十多年前的見聞。

它曾給我無比深刻的刺激,我也告訴過很多朋友。但可惜,大家都不太相信。

那篇文章沒有過時。所以,今天,稍作修訂,特別重發一次。

一群意外出現的孩子

日本足球為什麼強?

許多人都會從校園、教練、聯賽、青訓、留洋上尋找答案。我也想說一個小小的,親眼見證的故事,也許會有更多啟發。

十二年前的2009年,我在上海上大學。

宿舍樓下有一個標準的足球場,綠茵茵的人工草皮很漂亮,球場周圍還有一排排高大的水杉。我喜歡踢球,隔三岔五就去這個球場上踢幾腳。

很快,我就注意到一個有趣、特別的現象:

對我來說,這是一群意外出現的孩子。

因為平時,這個球場很冷清,大多數時候只有一些晨練的老頭老太和一些散步的學生情侶,很少有像我一樣的踢球者。

原來他們是日本人

剛開始,我以為是周邊哪個學校,或者社區的俱樂部組織的活動,心裡還覺得這些爸爸媽媽週末陪孩子踢球,還挺有精力。

後來有一天,我和同是球迷的室友小強,特地跑到球場上看了他們的一次訓練。

當我們聽到這群小孩一邊跑,一邊嘰裡呱啦喊著「巴斯巴斯」,我倆先是一愣,繼而恍然大悟:

這一群小孩是日本人!「巴斯」是日語「パス」,傳球的意思。

我和小強面面相覷,沉默良久之後,很是感慨了一番,當時我們就說:完了,中國足球是追不上日本了。

我親歷這一幕的時候還是2009年,當時中國男足不勝日本,已經十一年了。那一瞬間的震驚,現在想起來還清晰如昨日。

更可憐的是,我和小強誰又能想到,當時的感慨不幸而言中,「恐日」不勝之績,距今已經整整二十多年了!

而且,何時能終結,誰也不知道。上一次我們看到中國隊進世界盃也已經是二十多年前了。

誰能想到,那就是二十多年沒能複製的鼎盛,是二十多年裡的唯一一次輝煌?

這一次,要想打進2022年的卡達世界盃,我看希望比我買彩票中一千萬的機率還差點。

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

為什麼當我們發現這群小孩是日本人時,會說「中國足球完了」?

因為,你換一個角度,用常識想一想就明白了: 在十年前的2009年,生活在上海的日本人大概是五萬人。

這五萬人裡,去除那些單身的、子女成年的、家人不在上海的,家裡剛好有五六歲到十來歲孩子的日本家庭,能有多少?最多也不過幾百、千餘家吧?

就這麼一點人,他們千里迢迢,從日本跑到中國來,大部分也都是普通人,也要養家糊口。他們的孩子,絕大部分也踢不了職業聯賽,也不會以此為生。

但偏偏他們身在異國他鄉,心裡卻還想著去找教練,租場地,日復一日地陪孩子踢球。你說,這樣的國家,他們的足球,會沒有希望嗎?

更何況,這僅僅是我看到的上海一角。在上海其他區,其他的球場,也一定會有這樣一群日本孩子在踢球。在異國他鄉,尚且如此,在日本本土,那就不用說了。

這個問題不忍細究,因為實在細思極恐。

不僅是我,主帥朱炯也看到了

其實,這不是我一個人的發現。

我是2009年注意到這個現象的。兩年之後的2011年,中超南昌八一衡源隊主教練朱炯也注意到了。

朱炯

當時,他帶隊在上海浦東的世紀公園足球場訓練,幾乎每天都會碰到一群日本孩子。

這群日本孩子規模也不大,七八十人左右,6個教練帶隊。

得知這一群日本孩子來自于在上海工作的普通日本家庭,朱炯就很感慨,向採訪他的記者說了一番話:

我敢打包票,肯定沒有!

前國腳謝暉這樣說

我後來查資料,發現前些天剛剛從辭職的南通支雲主教練、前國腳謝暉也有過類似的發現。

2012年,謝暉正在投資搞青訓。有一天,他接受了《揚子晚報》採訪,直言中國足球和日韓的距離越來越遠。

記者原封不動的記下了他的一句話: 現在上海青少年踢球人數最多的團體,是日本小孩,你說這諷刺嗎?

這次採訪裡,謝暉還特別提到一個資料,上海最大的青少年足球社團是面向日本人的社團,有兩千名日本小孩註冊定期培訓。

 前國腳謝暉

說真的,剛看到這個報導,我還以為謝暉是滿嘴跑火車呢。

于是,我找了兩個上海資深球迷,家裡也有孩子在上足球課的朋友打聽。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