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樂園

Sep 10, 2021

有人捧上天,有人踩到底,這種書到底是不是智商稅?

在講孩子的閱讀時,有一類書籍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橋樑書。

很多媽媽乍一聽到這個名詞,可能會發出靈魂三連問: 那是啥?幹啥的?怎麼讀?

百度百科是這樣說的:

橋樑書(early chapter book),是介于圖畫書和純文字書之間的一種圖書類型,優秀的「橋樑書」具有針對兒童不同閱讀水準的顯著指向性。

其實,想解釋橋樑書,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望文生義」: 搭建橋樑的書。
橋樑書搭的「橋」,一頭連接的著繪本(Picture Book),另一頭連接著純文字書(Chapter Book)。
比如說,像吉竹伸介這種以圖畫為主,配有少量文字的書籍,是繪本。
在繪本裡,圖畫本身也是故事的一部分。有些無字繪本甚至一個字都沒有,也不影響孩子對故事的理解:
像《哈利波特》這種文字佔據了全書90%篇幅以上,只是個別頁有配圖的,是純文字書。純文字書裡的配圖,基本就是調節、裝飾作用。
而介于兩者之間, 圖文比例大概在1:1或1:2的,就是橋樑書了。
雖然橋樑書的源頭,來自歐美國家的分級閱讀,但真正發展成氣候,反而是在我國臺灣地區。橋樑書進入國內出版界,也不過短短十幾年的時間。
回想我們小時候,哪裡見過這個概念,所以也有不少人提出: 這是不是偽概念/智商稅?
實不相瞞,我最早聽說「橋樑書」的時候,也產生了類似的疑問。後來,在看了國內外不少橋樑書,又和出版社以及兒童教育領域的老師們深入交流之後,才逐漸打消了對它的質疑。
從橋樑書的特點來看, 它對于孩子的閱讀習慣養成,是真正有所助益的。
首先,因為橋樑書是寫給 5-8歲孩子的,所以 文字淺顯易懂,使用的句型較短,語法也比較簡單:
其次,一般橋樑書都是 以故事為主,兼具趣味性與文學性,能讓孩子在輕鬆的氛圍內進行閱讀:
有沒有科普主題的橋樑書呢?當然也有。比如著名的《神奇校車》。
但是它的科普知識,其實也是基于故事,而不是像《遺憾的進化》這種純科普書,就是用 「直給」的方式把知識點展示出來:
最後, 每本/套橋樑書的文字量都會在萬字以內,總頁數不超過百頁,這就讓孩子讀起來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不知不覺就讀完了。
另外,曾經有媽媽問過: 拼音書算不算橋樑書?
拼音書是中文兒童閱讀中獨有的一種形式,所以很少有人把它歸入橋樑書的范疇。但如果你對照橋樑書的標準來看,其實現在市面上的大部分拼音書,都是 可以作為橋樑書的。
有不少讀者,是在孩子一兩歲的時候開始關注我們公號的。對于我這麼多年一直在念叨的「親子共讀」,很多家庭已經做得很好了。
隨著孩子慢慢長大,需要從親子共讀向自主閱讀過渡的時候,卻有很多家長發現,孩子習慣了爸爸媽媽陪著讀書、講故事,對「自主閱讀」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會抗拒。
很多孩子習慣了繪本那種多圖少字、劇情簡單的閱讀和思考方式,如果直接轉換到複雜的純文字書,肯定是難以接受的。
因此,在這個階段,橋樑書就非常重要了。用好橋樑書,就能幫助孩子實現——
▶  從看 圖到看字的過渡
▶  從讀 句子到讀情節的過渡
▶  從親子共讀到自主閱讀的過渡
有一次我和朋友聊起橋樑書,她特別困惑地問我:
按照你說的,那橋樑書應該比繪本字多,但是我買的《神奇校車》,繪本版明顯比橋樑書版的字多,字還小,排版也很緊湊。難道是我買錯了?
字數的多少,的確是判斷橋樑書的一個標準。但是, 並不表示橋樑書的文字量就一定大于繪本的文字量。
大多數繪本,都是家長讀、孩子聽,字的數量、大小、版式,影響的都是家長,對孩子來說反倒並沒有什麼差別。
像我很喜歡的宮西達也,他的很多繪本,文字都是很有深度的。最早給暖暖講恐龍系列、超人系列的時候,我都需要用更適合她理解能力的語言,自己「翻譯」一遍。
橋樑書,則是自主閱讀的開端。從這個階段開始,孩子更多需要靠自己去閱讀和理解書裡的故事情節、人物關係、主題思想……
舉個簡單的例子。
這是《屁屁偵探》繪本版:
這是《屁屁偵探》橋樑書版:
單看文字數量,是不是相差無幾?
但如果仔細閱讀,你就會發現,繪本版的每個案件都是很簡單的,線索和推理特別直白,需要孩子參與互動的部分,也就是找不同、走迷宮、找物品……這類的。
但橋樑書版,每個案件就有曲折、有反轉:
互動部分加了不少需要解謎推理的內容,即使是傳統的「找一找」,都比繪本版同類型的遊戲複雜一些。
有媽媽來問《屁屁偵探》繪本版和橋樑書版要怎麼買的時候,我都會推薦3-6的孩子買繪本版,5-8歲的孩子買橋樑書版。
這正是因為,橋樑書在內容設計時,會考慮5-8歲的孩子生理和心理的發育特點。 處于這個階段的孩子,識字和閱讀能力或許還有所欠缺,但情感、認知和邏輯思維已經比幼童成熟多了。
這樣一來,你應該就能理解,為什麼很多橋樑書看起來比繪本還要簡單了吧?
當然了, 是不是繪本就一定意味著低齡呢?也不儘然。
有不少和通識教育(自然、生物、人文、歷史、地理、科技等)相關的讀物,雖然圖畫風格看起來跟繪本似的,但裡面講的知識點卻一點也不簡單。
比如這本講三星堆青銅器的科普讀物,至少要小學二年級以上才能閱讀,絕不是3-6歲孩子能夠看懂的。
所以,判斷一套書是不是橋樑書,或者想知道適不適合自家娃,文字量可以作為參考,但並不是選擇的唯一標準。
作為一個閱讀愛好者,每次看到有媽媽跟我探討關于閱讀的話題,我都特別開心。每次寫有關閱讀的觀點、方法,或者書單推薦類的文章,我都會靈感四溢,下筆有神。
但同時,也隱隱感到壓力,因為 閱讀,實在是一個既重要、又宏大的課題。
怎麼讀、讀什麼、讀到什麼程度……這些很難放在一篇文章裡說清楚、講明白,甚至每個問題都值得分別寫一篇獨立的文章。
加上因為「雙減」,很多孩子的輔導班減少了, 空餘出來的時間,正是擴大閱讀量的好時機呀!
因此,我也想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盡可能多跟大家分享一些關于閱讀的內容,也會給大家多推薦一些有趣又有益的圖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