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樂園

Sep 27, 2021

當「留守兒童」到了青春期:14歲女孩,被扇了100個耳光!她的父母,竟然看不到孩子臉上的傷

前幾天,一則視訊在網路上迅速發酵,14歲的女孩被同學打100個耳光,視訊令人瑟瑟發抖。
作為一個母親,我看完視訊最大的感慨是:這個孩子的父母,究竟是怎樣的存在,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如此這般受欺負?
1

14歲的朱銳銳

被扇了100個耳光

「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朱銳銳朋友的父親問朱銳銳。因為看到她臉上的傷很嚴重,朱銳銳的朋友的父親報了警。

然而即使面對員警,朱銳銳也沒有說出實情,一直說自己磕的。
直到10多天后,朱銳銳被打的視訊在網路發酵,大家才知道,她被另外一個女孩子扇了近100個巴掌。
這10天裡,朱銳銳的家人去了哪裡呢?讓人很納悶,女孩臉上明顯的傷,難道家裡人都看不見嗎?
視訊裡,一群年輕的女孩聚集在狹小的公共廁所裡。
朱銳銳低著頭站在那裡,正在被一個穿著粉色吊帶的女孩子,用力地扇著巴掌。即使被打到嘴巴流血、臉腫,她也沒有反抗,只是偶爾用胳膊擋著臉自衛。
周圍還有5個圍觀的女孩子,沒有人上前阻止這場暴力,反而是饒有興致地看著朱銳銳被打時的反應,嬉笑著,錄著視訊。

視訊裡的孩子都是國中生,之所以發生這次欺淩事件,是因為去年朱銳銳和王茜(施暴者)在網上的口角。

「之前朱銳銳在學校罵我朋友,她在學校裡面講話特別狂,我當時本來說讓朱銳銳道個歉算了,她給我擺臉色」。

朱銳銳今年剛滿14歲,父母在她3歲的時候就已經離婚了,之後又各自成家,她一直跟著爺爺奶奶生活。
在村裡,朱銳銳也沒有同齡的玩伴,只有奶奶的嘮叨和家務,所以,她一直偷奶奶的錢往縣城裡跑,在城裡,有很多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還有「圈子」可以庇護她,在她和別人言語發生衝突的時候,「會幫助她,把事情平息下去」。
一度,朱銳銳仿佛已經進入了這個「圈子」,感覺自己獲得了庇佑。
但她沒想到,「圈子」也分強弱,即使同一個「圈子」也分遠/近關係。
面對被打,她不敢還手,因為對方人多,她怕還手會挨更多的打。
實際上,朱銳銳說她挨打持續了一共10多分鐘,被打的次數遠比視訊裡看到的要多。
她不敢說,是不想把事情弄大。也可能,她覺得說了也沒有用,因為根本沒人會出面保護她。

又或者,她根本不知道可以跟誰說。父母見不到,奶奶又年紀大了……

朱銳銳說爸爸回家的次數很少,對她的關心也很少,而對于媽媽,她更感到陌生。

朱銳銳的奶奶說:

「離婚後10年,朱銳銳媽媽也沒有給她買套衣服買雙鞋子,今年給她打電話要,她才給女兒買了一個短袖和短褲。」

而爸爸再婚後,有個9歲的小女兒:

「畢竟我也要生存,我有新家庭和小女兒,不可能天天守著她。」

2

留守的14歲少年

在販毒團夥找到了家

陳平第一次進入派出所的時候,還是一個不滿14歲的孩子,案由是「涉嫌縱火犯罪」。
從派出所出來後,陳平也沒有讀書的心思了,而且也不願意回家。因為家裡只有一貧如洗的屋子、癱瘓在床的爺爺和一步三搖的奶奶。
一天,他自己隨便晃悠著,不知不覺到了縣城,這時天已經黑了,聞著不遠處的烤串飄過來的香味,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但是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又饑餓難耐,他決定去偷。
擠進滿是人的烤肉攤邊,趁著攤主招呼客人的時候,陳平抓起烤肉架上的3串烤肉就跑,躲進暗處大口吃了起來。
但是正在吃第3串時,就被逮到了,挨了一頓揍之後,陳平又被帶回了店裡。
但是令陳平驚訝的是,不僅沒有再次被打,女老闆反而打水讓他洗了臉,又讓人烤了10串肉串和10串素串,讓他慢慢吃。
陳平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關懷,他3歲的時候,父母就外出打工了,一年到頭只有春節的時候回家幾天,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女老闆伸手把他摟在了懷裡,拍著他的背說:

「有什麼委屈就大聲哭吧。有什麼事,說出來,大媽給你做主。」

簡單的一句話和一個動作,讓從小留守農村,沒有受到父母關懷的陳平破防了。

女老闆聽完陳平的傾訴,就對陳平說: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乾兒子,也不要去上什麼學了,就在大媽的店裡幹活,保證你吃好、穿好、玩好。」

從此,陳平成為了女老闆家裡的第6個孩子,他以為自己找到了「家」,卻不知這是黑暗人生的開始。
原來,女老闆收養孩子們,是為了讓他們去偷、去騙、去搶,甚至運輸[毒·品]。每次得手後,還會給他們不同程度的分手費,每個季度還有獎勵,年終還有分紅。
陳平自從加入之後,女老闆會給他買新衣服,給他好吃的,每個月還有好幾百的零花錢,陳平覺得特別好,做夢都會笑醒。
然而春節,陳平父母回來了,得知他退學之後,大發雷霆,並且要求他回學校上學。
陳平在全家的施壓下,無可奈何地答應了,但是沒過多久,就被「大哥」(女老闆的大兒子)一部手機給「收買了」,他又回到了神出鬼沒的生活狀態。
而且,也因為陳平年紀小,女老闆開始讓他「帶貨」([毒·品]),他不知道,只是簡簡單單取一趟東西,就足以讓他坐牢20年。
由于「帶貨成功」,女老闆對他很滿意,就經常讓他去幹「單活」。
而陳平的再次入獄,很快就到來了。
在一次的敲詐中,對方沒有按照他們的要求來,他就拿起了水果刀,沖上前去捅了對方。當他被人拉開時,那人已經死亡。
由于未成年,數罪並罰(搶劫、盜竊、販毒)被判了16年。
這時,陳平還不滿16歲。

3

大部分的留守少年

都是被父母忽視的孩子

2016 年 2 月,《國務院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國發〔2016〕13 號)檔發佈後,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等多部門聯合按新統計口徑對全國農村留守兒童的數量進行精准摸排,資料顯示:

2016年全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為 902萬人,超過90%分佈在中西部省份。

其中,由祖父母監護的805萬人占89.3%;由親友監護的30萬人占3.3%;一方外出打工,另一方無監護能力的31萬人占3.4%。

36萬農村留守兒童無人監護,占4%。

而留守兒童長大後,就成為了留守少年。
當他們被父母忽視,情感需求得不到滿足的時候,就很容易走向偏路。

上面提到的陳平,被問詢時這樣說:

「你現在恨不恨女老闆?」

「沒有她,也許我不會犯現在這個罪,但我還可能犯別的罪。跟著她,我雖然坐了牢,但是他們也沒有欺負我。」

「父母、老師對你的告誡教誨,你為什麼不聽呢?」

「他們並沒有真正關心我,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什麼。我被人欺負,沒人管;我飽一餐餓一頓,也沒人管。他們讓我上學,就是他們自己想省心。」

另一方面,欺淩中的施暴者和受害者往往是同一個人。
當他們被強者欺負時,通常也會去欺負弱者,獲得心理上的平衡。
掌摑朱銳銳的王茜,在朱銳銳面前是「大姐大」,但是在比她年長、厲害人的面前,低調地「像死貓一樣」,也是被人騎在身上扇巴掌。
雖然這些事情大部分都發生在農村,但是在城市也會出現「隱形留守少年」。孩子的成長需要被關心和看見,有時候,壞人的一句噓寒問暖,都可能讓這些缺愛的孩子自動跳入圈套。
寫在最後:
國慶小長假之前,我去做美甲,美甲師是個男孩,看上去也就20歲上下。
我看到他手上的紋身亂糟糟的,問他這紋的是什麼。他說這個不是啥圖案,只是想遮蓋之前的……
我也就沒有繼續問了,或許,是年少無知的時候亂紋的東西吧,很快後悔了。不知道孩子的父母當時看到孩子的手紋成這樣是什麼感受,又或者一直都不知道孩子紋身?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有些事情還有後悔的機會,有些事情或許一旦發生,壓根就沒機會後悔……
希望父母們,無論多忙,都要留出時間和孩子去關心下孩子最近經歷了什麼發生了什麼,或是,孩子需要什麼。
同時也請記住,你就是孩子的底氣和力量,千萬別讓ta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
用戶評論